阿曼卫生大臣:疫情高峰期约在最近两至三周内出现


边检工作人员严阵以待,图自绥芬河市政府网站

黑河旅检口岸4月4日起关闭,开通时间另行通知。

“接下来的几个月会很艰难。”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我们的任务是创造与病毒共存的条件,至少直到研制出疫苗为止。”

4月2日公布4例输入病例,均在3月29日乘坐SU1702-B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于同日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均为中国籍;

在莫斯科学习和工作了十多年的张琳(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

,“现在回去的这些人,大多是在莫斯科做贸易批发生意的,他们平时工作生活的环境都是人流量大且场所封闭,因此很可能是在莫斯科被感染的。”

虽然辖区面积仅有460平方公里,总人口不到7万人,但该市是我国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节点城市,绥芬河公路和铁路口岸是我国沿边开放重点口岸和黑龙江省对俄经贸合作主通道。

4月5日公布13例输入病例,均在4月1日乘坐SU1700和SU6281航班由莫斯科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隔日经绥芬河口岸入境,均为中国籍;

为严控输入,绥芬河市与俄罗斯政府展开合作。该市人民政府曾发布公告称,3日黑龙江省口岸办公室与俄罗斯联邦国家政府机构项目建设和使用管理局符拉迪沃斯托克分局举行紧急会晤。

作为黑龙江最大的陆路口岸,绥芬河口岸面临不小压力。4月5日,黑龙江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0例均为中国籍,从俄罗斯输入,占全国单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8例)一半以上。这20例均由黑龙江绥芬河口岸入境,此前他们从俄罗斯莫斯科分别搭乘航班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