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风暴眼”中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
来源:疫情“风暴眼”中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发稿时间:2020-03-28 18:24:41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仪式现场,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他舍不得我,但仍然选择尊重我、相信我。我们约定:疫情不结束,绝不走进婚礼殿堂。”

事故现场。图片来源:网络慕荣琪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时的工作画面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慕荣琪说,在她照料的患者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因为病情严重,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情绪也不稳定,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有6个子女,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他心里难受。”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无助的样子,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也老了,也需要女儿的陪伴,“我不后悔来武汉,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很想爸妈。”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3月28日12时至18时,天津无新增报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国籍),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6例(其中重型3例、普通型15例、轻型7例、分型待定1例;中国籍22例、美国籍2例、法国籍1例、菲律宾籍1例)。

2月19日深夜,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一路上,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